偶和雨傘象是怎麼冒險的? ——《雨傘象大冒險》小記

Leave a Comment
偶和雨傘象是怎麼冒險的?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《雨傘象大冒險》小記

文/許芃

    週六早上十點半的國家音樂廳,水晶燈大亮,滿坑滿谷(跳上跳下的)小朋友和(他們睡眼惺忪的)爸媽。突然——管樂器激烈地叫了幾句音符,場子靜了下來(但也只有一下下)——交響樂、繪本、偶戲一同說故事的《小童心大世界》,演出開始!

圖:無獨有偶與國家交響樂團合作的《雨傘象大冒險》
攝影/王永年 

  今年的是無獨有偶和國家交響樂團的第四次合作,《雨傘象大冒險》(Behold the Bold Umbrellaphant)是《小童心大世界》的壓軸節目,說的是一頭鼻尖長著雨傘的大象,走南闖北、遇上各種奇怪動物的冒險。無獨有偶將一張木桌擺上舞台,在桌子正上方架起攝影機,以俯視的角度擺弄出雨傘象看見的花花世界:原子筆企鵝、癩蛤蟆吐司機、溫度計花豹、扭扭燈泡蛇、八爪時鐘章魚等十二種怪奇動物。最後,將影像即時投影到音樂家頭頂上的大螢幕。於是,耳朵邊是交響樂與李奇曼的故事朗讀,眼睛上是帶著動能、生動流轉的影像交疊。


圖:《雨傘象大冒險》中利用光影技巧的演出片段-溫度計花豹
攝影/王永年 
           
    當天看到的精彩探險,其實藴積長期功力。早在一月多,無獨有偶就舉行了工作坊。團員先是認真地讀故事,查遍奇形怪狀的英文單字,再帶來各種生活小物件,直接在鏡頭下一次次嘗試效果。偶戲桌上快速轉換的場景和各式各樣的動物,都是用最日常的生活用品組搭而成。導演鄭嘉音說:「故事原本提供的許多物件,成為創意的起點。」例如,原子筆企鵝,後來就發展成手指穿企鵝裝,又握上彩色筆,就這樣畫起了冰山與海洋。有些物件在腦子裡想來很精彩,一到鏡頭下就是少了什麼。反之,有些物件則是看上去平淡無奇,影像打出來卻充滿故事。第二步,把音樂加進來,一群人輪流即興,發展各種玩的可能。問她怎麼篩選?導演神秘地總結:「那是很直接的。對的東西,大家就是會讚嘆。」最後,故事文本加入,大家選擇自己有興趣的段落發展。他們一邊試,一邊錄影,再交由戲偶道具美術設計增添細節,為創意拋光。


圖:《雨傘象大冒險》創作初期從簡單的物件與投影的結合開始嘗試 
 攝影/鄭嘉音

圖:《雨傘象大冒險》戲偶道具設計與演員一起從物件中拼拼湊湊,激盪出靈感
    攝影/鄭嘉音

  操偶人看似自然俐落地轉換場景、行走各種角色,其實飽滿著訓練與要求。因為鏡頭放大了細節,所以表演者動作更是要乾淨、中性。有一回排練,表演者只是稍稍分神一秒,換景就是「哪邊怪怪的」。如何配合音樂與故事朗讀,也是排練時的一個大卡關,最後鄭嘉音決定,「畫面要有自己的節奏。」音樂在耳畔,表演者得避免被拉走,手上操控的偶才不會出現明顯的震動。

圖:如何在音樂中保有畫面的節奏,「專注」是操偶演員必備的首要條件
   攝影/鄭嘉音

    跟NSO合作,鄭嘉音認為,「讓我去試平常不會玩的形式,像即時投影就是。」在《神奇玩具屋》(無獨有偶去年與NSO合作的作品)使用即時投影時,「我好訝異觀眾的反應這麼大!」鄭嘉音發現不論是小朋友還是成人,都很能接受大螢幕上的影像敘事,也都非常專注。但是,她承認自己總有點排斥影像。「我會有點擔心,因為,那人呢(指活生生的表演者)?會不會被影像取代?」這個問題有些無解,不過,看到當天投影幕下的黑衣操偶人,隱隱約約可以感受到,「人」在舞台上,為影像鋪墊的厚實與溫度。


圖:無獨有偶《雨傘象大冒險》劇組合影  
攝影/喻行



0 意見:

張貼留言

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 版權所有 PUPPET & ITS DOUBLE All Rights Reserved. 技術提供:Blogger.